上课能用手机吗?教授:影响心情但也应自我反省|学生|手机|高校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原标题:上课 能用手机吗?

  (节目导视)

  解说:

  用锤子砸、用钳子夹、用水淹,一些中小学校对手机可谓恨之入骨。

  市民 马先生:

  那些网络游戏,还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对他们健康影响很大。

  解说:

  不仅上课不能用,就连课间也不能用,法国政府将全面禁止中小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

  男:

  法国教育部长布朗凯表示,之所以推出这项禁令,是为了使学生避免因注意力集中在手机上,从而影响学习。

  解说:

  中小学生禁用,大学也在拒绝,手机究竟怎么啦?

  新闻1+1今日关注:上课,能用手机吗?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近日,在新闻中看到,法国通过了相关的法案,有可能明年中小学内中小学生严禁使用手机。这法国在这个领域里迈出了一大步,它马上让我们联想到了,中国究竟在校园里手机该面临怎样的一种处境呢?

  可能针对这样一个问题,中学跟大学态度不一样,做学生的是一个看法,做老师的是另一个看法,做家长的可能也有不同的看法,而旁观者可能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在里面。我们先说说大学,我们来看一组镜头。

  你看在大学里,这是15年4月份的时候,浙江财经大学,显然手机都收了;然后这是今年11月份的时候,太原理工大学专门有布袋,你进去时候放手机,其实这个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没用,好多人反映说,人家备着俩手机呢,有一个手机是专门用作放在这里的。

  我们再来看这是17年12月,就是前两天,石家庄这个铁道大学,这是最新的;石家庄铁道大学专门有一个手机袋,然后还有人名牌。这后面有一个有意思的,不要把青春交给手机,这还直接告诉大家把手机赶紧交上来吧。回到今天这样一种感受,咱们看看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解说:

  马上要上课了,石家庄铁道大学的学生们陆续走进教室,他们将手机放到手机袋里,也因为这样的举动,可以换到一张桌牌放在座位上。

  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生 孙炎:

  因为现在大部分人都有手机依赖症了,往那一摆你就会时不时翻两下手机,看看有没有消息或者是看看什么的,但是现在把手机收上去,换上桌牌以后可能听课的更认真了。

  解说:

  上课前交手机,和每个人上课时摆个写有自己名字的桌牌,是两件不相干的事,一个是为了让学生专心听课,另一个则是为了让师生之间尽快从陌生走向熟悉。而在施行放手机取桌牌的过程中,很多班级发现,两者相结合,效果更好。

  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生 韩伟:

  刚开始本身交手机,交手机的时候没有桌牌,可能会有上课睡觉的,有了桌牌,桌牌就是自己的名。老师上课,老师一看,谁谁睡觉呢。

  解说:

  今年9月份开学后,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就开始实行这项措施,但并不是强制推行,只针对大一大二学生。那么这样的举动,对于很多每天手机不离手的大学生来说,能接受吗?

  韩伟:

  就是刚开始一用的时候,当然要求要强一点,交的比较多,然后慢慢的体现出来一个自律性的时候,开始交的少了,然后再后来就是说最近,我们也做了一个学风建设的活动,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发现,然后慢慢就交的多了。

  解说:

  根据院方的介绍,实行手机换桌牌之后,学生的课堂表现更积极了,学习成绩也有了提升。

  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生 冯欣然:

  我感觉在课堂上学习更集中了,因为原来自己是特别爱玩手机的,自从有手机换桌牌活动之后,自己对于手机就是,不总玩,然后也不总想,就不总聊天,对学习有挺大帮助的。

  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师 王智:

  教学相长,同学们愿意学了,老师在上面讲得也非常起劲儿,也非常认真,整个就非常地投入。

  解说:

  院方表示,在大一大二学生中推行,是希望他们在迈入大学之初,养成良好的习惯。到了大三以后,希望他们能够实现由他律向自律的转变,学会自我管理。

  而事实上,为了不让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一些大学在几年前就有了行动。2014年10月开始,中南大学软件学院,为大一和大二每个班级配备了一个收纳盒,每个盒子按寝室编号,学生进教室前先关闭手机,对号将手机放入盒子,课后再取回。

  中南大学软件学院 学生A:

  开始的话,同学可能还有点抗拒,但是现在应该是习惯了,应该觉得还好。至少不会上课偶尔就拿手机出来看一眼,什么之类的,就做题更用心了吧。

  中南大学软件学院 学生B:

  因为大家都在交,都是自愿交,他不交手机的话,看别人都在认真听课,然后他就在那玩手机,然后他也不好意思,有可能心里会感觉有点愧疚吧。

  解说:

  而就在去年,中南大学学生会还在全校范围内,对2016级新生班级开展“无手机课堂”活动,号召大家上课时上交手机。事实上,先交手机再上课的行动,在很多高校都以不同形式被展开。2015年中国传媒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十余所高校,就联合开展了拒绝手机,专注课堂的活动。在约束学生的同时,校方也意识到了提升课堂吸引力的重要性。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丁俊杰:

  不要简单的埋怨学生,也不要说学生不董事,一定要找到一个让他产生行为变化机制。

  白岩松:

  手机本来是人类给自己发明的一个工具,但是用着用着成了人类的主人了,然后手机正在变成手铐,不知道得把多少人铐住。

  经常在公共场合,比如说坐地铁或者在机场的时候看到上下的滚梯上,不断的声音在强调,请您不要看手机、请您不要看手机;是,大部分人可能看手机也没事,就是经常就会有人因为看手机差点摔了,而且带来极大的危险。那么在课堂上,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居然要讨论的问题,其实可能开始觉得,这不该讨论,就应该不许用手机。但是现在还真得讨论讨论了,因为它已经变成了很多人依赖的一种东西。

  我们来看看相关的这种分析,大学生手机依赖症与课堂质量控制分析的研究,这是无锡市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来做的一个调整。课堂上使用手机的现象,不使用的连30%都不到,26.2%,偶尔使用手机的是41.3%,经常使用手机的是32.5%,那如果要把这个加起来的话,这已经奔75%去了,几乎四分之三了。我们再来看大学生课堂上使用手机的时间,使用时间10分钟以内54%,然后10到20分钟四分之一,四个人里有一个,20到30分钟13.4%。不过咱得搞明白这一堂课只有45分钟,您就算算吧,已经用了这么多的时间了,这课还怎么上呢。接下来咱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张红,张教授您好。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张红:

  您好。

  白岩松:

  首先,先问您一个个人的问题,您在上课的时候,如果发现学生用手机的状况,您是什么样的心情?

  张红:

  我看到有学生用手机肯定心情不会很愉悦了。

  白岩松:

  您一般采用什么方法呢?

  张红: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说发现有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的话,我会先观察几分钟。因为有的时候学生看手机,可能是着急联络某件事情,但是如果观察一段时间发现学生一直在玩手机,那可能我就会委婉的加以提醒,但一般不会去点学生的名字。不过下课之后,会再去跟学生做进一步的交流。

  白岩松:

  那换一个角色,您作为法学院的副教授、老师,怎么看待我们究竟该大学校园里,允不允许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这件事,它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了。

  张红:

  我认为大学生上课是可以带手机的,应该说携带和使用手机是大学生的一个权利。我们从法学理论的角度而言,我们讲法无禁止即自由,如果法律没有明文禁止大学生上课带手机的话,那是可以带手机的,所以原则上应当允许。但是个人权利的行使,也是应当有边界的。一个是不能损害公共利益,一个是不能损害其他人的权利。就我们这个课堂教学而言,所谓的公共利益它就是课堂秩序。如果说学生使用手机的时候,是不能去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的,同时也不能影响周围的同学正常的听讲。

  白岩松:

  您觉得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作为老师,刚才您也谈到了,如果您发现有一些学生使用手机的时候心情不会太好,那如果有的老师,可能不像您这么宽容,看到有人使手机的时候他会非常的心情不好,受影响,又怎么看待这种情况?教学相长,那其实在大学里,重要的时候老师要给学生传授相关的知识,如果他的心态很糟糕,其实倒霉的还是学生。

  张红:

  是这样子的,因为课堂它教学氛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老师心情不好,那自然教学效果肯定也会很差。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从一个老师的角度而言,我觉得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可能更多的需要我们教师自己,去反省我们这个教学的情况。因为我个人的体会吧,我觉得学生上课玩手机,他和老师授课的内容和方式,之间的确是有很大关系的。而且我觉得学生如果在课堂上玩手机,那一定是因为说手机上的内容,它的吸引力比老师讲课的内容更强。

  白岩松:

  但是也有一种声音说,说这可能也是对一部分学生可能是这样的,就说老师讲的好与坏,跟他使用手机的频率是有关联的。但是还有一部分人,讲的多好人家照样玩手机,已经成了一种瘾。

  张红:

  我觉得就是从我个人教学的情况看起来,这种学生是非常非常,可以说是罕见的。因为大学生他毕竟是成年人,他们自律性还有自控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情况没有那么的常见了。

  白岩松:

  现在其实您看,包括刚才我们的短片里,包括您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现在各个学校叫各村都有各村的高招,都想去解决一下手机在课堂上使用的相关的情况。有的收上来摞在一起,有的换桌牌,各种各样;您比较,如果要从支招的角度来说您比较认同什么,您希望支的招又是什么?

  张红:

  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两个方面吧。一个方面主要还是从老师的角度来讲,应该去想办法提高我们这个授课的水平。具体来说,大概可以从几个方面入手吧。你比如说让你的授课内容更加丰富多彩,而且让学生能够感觉,在你的课堂上能够真正学到知识;再比如说你这个课程的内容,它的呈现形势可以更加灵活多变,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再还可以通过讨论、研讨,这些方式来吸引学生,参加到这个课堂教学里面来,这样的话学生他对课堂所吸引,通常也没有时间、也没有意愿去玩手机。

  另一方面,我觉得从学生的角度而言,可能还是要加强自律,可能课堂上偶尔拿出手机来翻一番有没有信息,有没有新的新闻什么的,这个也是可以理解。但是我想大学生他有这样的一个自控能力,我们可以去强调,说希望学生能够通过自律的方式,来尽量不在课堂上看手机。

  白岩松:

  好,一会儿我们接下来会去探讨,关于中小学又该是一种什么样情况的问题?不过在探讨之前,我们回到大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的原因的时候,通过刚才张老师的介绍,您看相关的调查显示的是,查阅资料其实只占12.6%,其它有2%,剩下有事要处理46.8%,然后不愿意听课的,学生对开设的内容、授课方式等等不感兴趣的占38.6%。其实有事处理也不是说简单的,有的时候就是人际沟通,你微信来、微信去,朋友圈等等类似这样的情况。

  好了,你看在谈到大学的时候,相关的态度包括语言、包括方法,也都是委婉和宽容的。但是面对中小学呢,竟然法国非常有可能明年中小学在校园内是不能使用手机的,中国又该如何呢?

  解说:

  手机的普及率越来越高,手机使用者的年龄也越来越小,而中小学生们开始机不离手的现象,似乎也成为了全球普遍的问题。就在上周的12月10号,法国的教育部长宣布,从明年9月开始,要禁止中小学生在校园里使用手机。

  男:

  根据这项禁令,学生们可以把手机带到学校,但一直到放学前都不能使用手机,即使是课间休息也不行。下到刚入学的6岁小学生,上到15岁的中学生,都必须遵守这一规定。

  解说:

  要在全国所有的小学和初中禁用手机,这也是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竞选时所作出的承诺之一。法国教育部长布朗凯表示,推出这项禁令,就是为了使学生避免因注意力集中在手机上,从而影响学习。

  虽然这项禁令要到明年9月才正式实施,但各方质疑的声音已是此起彼伏。首先是法国校长联盟,对于这一禁令能否顺利推行表示怀疑。法国校长联盟的副秘书长菲利普·文森特说:“教育部的这则新通知让我们感到疑惑,因为我们难以理解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法国学生们也对禁令能否推行也表示怀疑,有的学生甚至表示,这么做根本毫无意义。一个13岁的男孩说:“我搞不懂这个事要怎么开展。谁来收手机,他们要把手机放在哪……我们怎么拿回来?”

  法国家长们虽然不赞成在学校用手机,但是对手机禁令也是喜忧参半。一位家长说:“我女儿独自上学和回家,现在这个季节天黑得很早,所以我希望她带着手机。这样让人放心。”目前,法国教育部官员正在研究如何推行手机禁令。

  而在我国,在没有全国性政策全面禁止手机进课堂的情况下,校园里的手机如何处置也成为一大难题。

  近日,河南南阳华龙高级中学在操场举行手机销毁大会,数十部从学生处没收来的手机被用铁锤砸毁、投入水桶中。

  该事件在网上引发热议,有网友认为此举过于暴力,涉嫌违法。也有人表示,为了让学生专心读书,可以理解。学校方面称,这样做是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有律师表示,此举涉嫌损害私人财产,并不可取。

  在北京东城区一所中学,因为学校规定校园内禁止开手机,所以很多学生出校门后的第一件事都是打开手机。而根据学校同学介绍,每个班里的同学差不多人手一部手机。根据一份针对“00后”群体的调查显示,现在八成的学生都有自己的手机,他们平均每天使用手机时间为2小时15分钟,包括刷视频、网上聊天、打游戏等。

  中学生:

  跟同学聊聊天啊,问个题什么的,可能都能用到手机,然后搜题也有可能用。

  解说:

  除了使用手机的社交和游戏功能之外,目前手机的学习功能,也让中小学生们越来越离不开它了。如今出现了不少专门针对学生解题的手机客户端,只要下载了这些所谓的解题神器,遇到难题,将题目拍照上传后,几分钟就能得到答案。

  记者:

  身边用的同学多不多。

  初中学生:

  我感觉是百分之五十到六十吧。

  初中学生:

  主要是解题快速,就跟练习题答案一样。

  解说:

  这些解题软件的用户下载量大部分都在千万次以上,题目范围覆盖了语文、数学、英语等科目,甚至连作文都能搜索。有了这种解题神器,能让学生们觉得写作业轻松了不少,但是真正学进去了多少呢?

  初中学生:

  就用这个开始,然后我数学我有点不用脑子去思考,就是依赖上这个“神器”。后来我意识到这是弊大于利的,所以我开始自己用脑子去想,不再利用“神器”来回答这些问题。

  白岩松:

  能像这个女孩有反思的孩子,会有多少?一旦连做题都是一点,然后就给你答案,直接就抄下来了,后果会是什么。

  我们还是到法国去看看,法国全面禁止中小学生在校用手机。当然是可能,这还会有一个过程,连法国总统竞选的时候居然都要提出这一点,显然是在关注孩子和教育。我们看限制年龄是6岁到15岁之间的所有中小学在校学生,限制的时间是整个在校期间,包括课间;限制的理由避免他们被手机和视频分散了学习的注意力。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继续连线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张红。张老师您看,刚才谈大学的时候我们相对是宽松的,因为大学他的年龄到了一定的程度,中小学您的态度是什么?

  张红:

  我的态度就是说,因为中小学生他的年龄比大学生要小,而且基本上也都是未成年人,所以他们的自控能力肯定还是要弱一些,所以我基本的观点我觉得对于中小学生使用手机,可能限制要比大学生更严格一些。但是我个人觉得也没有必要,像法国的这个做法这样子如此的严格的程度。

  白岩松:

  但是有的时候是这样,就说大学生我们还可以强调他的自律,而且有相当大的比例,可能能做到自律,但是中小学生的时候却很难。那么有很多人就会担心,如果不用一种强制的方式的话,那可能结果就很难去收拾。

  张红:

  这也是大家担心的一个,比较常见的这样一种想法吧,的确是说可能觉得不通过强制的方式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现在随着这个社会的发展,特别是近些年,这些电子数码产品它飞速的发展起来之后,手机的确已经跟我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这个大环境现在就是这样子,但是手机它本身也是有利有弊的。

  对于中小学来说它也可以增进沟通,学习也更加有效,也是他社会化的途径。但是另一方面,大家也会去担心是不是影响发育、影响学习,或者是过于沉迷于手机,甚至成瘾,所以就是有这样的担心。但是我觉的基本来讲,可能不太适合去一刀切,也完全禁止了,可能我们讲宜疏不宜堵吧。

  白岩松:

  您看在我们过去的新闻当中看到,在中小学的时候经常出现的是销毁的、没收的、校规禁用的恩,还有禁止充电的,采用各自的方法吧。您觉得从您一个法学的角度来看,这些招术里面,是不是也有一些越界的地方和您不赞成的地方。

  张红:

  是这样子的,说从学校的角度来讲,它对中小学生使用手机做这样一些限制,应该说它是从,比如说维持这个学校的教学秩序,从实现这个教学的目标,然后从学生去更好学习的这样一些角度,但是如果说采用这种比较极端的方式,我觉得客观上来说,也可以说是对财产权的一种侵犯吧。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的解析。

  其实做今天的节目,看起来题目不大,却非常希望引起社会的一番思考和去讨论,到底该怎么办。的确从这几年接触一些文科的大学生的时候,有两点我的感受是非常深的,阅读量少的可怕,写作的能力其实并不高。

上一篇:莫焕晶律师开庭半小时离席 合伙人:他性格固执激进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