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焕晶律师开庭半小时离席 合伙人:他性格固执激进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原标题:红星独家丨杭州保姆纵火案辩护律师开庭半小时离席,律所合伙人:他性格固执激进

  今天上午,备受全国人民关注的6.22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开庭后不久,因被告人律师当庭提出管辖权异议,法庭宣布中止本案审理。红星新闻记者现场直击,庭审过程中,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先后3次向法庭提出停止审理。在开庭不到半个小时,党琳山直接离席,在他要离开法庭之前,他嘱咐莫焕晶:“莫焕晶,我走了,你不要回答法庭任何问题。”

  一场备受全国人民关注的案件,竟然在开庭26分钟后突然中止,留下了全国50多家媒体一脸错愕,更加愤怒的是受害人林生斌,他向媒体表示:“明天是冬至,原本想今天能有个结果,给逝去的家人一个交代……”

  庭审直击

  保姆律师3次向法庭提出停止审理

  开庭不足半小时离开法庭

  上午9点02分,法庭宣布开庭。

  9点04分,被告莫焕晶戴着手镣,被两名女法官押解到场,坐在被告席。莫焕晶精神状态不佳,法官问她籍贯,她神情紧张,哽咽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9点09分,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向法庭提出管辖权和纵火原因还没有调查清楚等问题,要求停止审理。

  9点13分,法官打断辩护律师党琳山的陈述,问他是不是要申请将本案异地管辖,党没有回答这一问题,而是要求让他把话说完。红星新闻记者现场统计,党琳山先后向法庭提了3次停止审理,法官也打断他3次,问他对合议庭组成成员需不需要申请回避。

  9点20分,党琳山的这一要求并没有得到法庭支持,当庭拒绝为被告莫焕晶辩护。他拔掉笔记本电脑电源线,收拾桌上的东西,法官反复问他是不是要放弃对被告人的辩护,党琳山没有回答。

  9点26分,被告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离开法庭,并说“莫焕晶,我走了,你不要回答法庭任何问题。”说完就离开法庭。莫焕晶身体开始抽搐,神情更紧张。法官问要不要给她找辩护律师,她结结巴巴说,“我的辩护律师会帮我说的”。 随后,审判宣布休庭,延期审理。 莫焕晶被带离法庭现场。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五十三条至第二百五十六条的规定,本案自休庭之日起至第十五日止,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利,另定日期继续审理本案。

  受害人家属

  被害人一句话不说就退庭,家属不服

  在莫焕晶被带离法庭现场时,被害人家属林生斌走向审判席说,“被害人一句话不说,就退庭,我们不服,家属不服,等了半年,这样是对被害人的侮辱”。

  火灾事故6个月过去了,林生斌一直活在悲痛之中。

  在开庭的前一天,林生斌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话声音很小,有些谈话内容,要反复问多次。

  火灾发生后,他在蓝色钱江小区附近租房子和父母一起住。林生斌有一个哥哥和妹妹,他哥告诉红星新闻,这件事对他们一家人打击很大,两边的父母都因此生了病,林生斌经常半夜惊醒。

  这半年来,生意上的事林生斌根本无暇顾及,每时每刻都在想自己的妻儿,尤其是这段时间,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开庭的准备上。

  而在此前得知开庭时间时,林生斌曾满怀期待,在个人微博上说,“半年的苦苦等待,终于本月21号要开庭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内心百感交集,不知怎么去形容此刻的心情。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吧。”

  没想到开庭不到半小时,自己还没说一句话,就休庭了。

  之前有媒体报道,林生斌决定不向被告人莫焕晶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对此,林生斌告诉红星新闻,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就是想让法庭从快审理这个案子,另一个原因是希望对保姆重判,“假如说她(指保姆)赔你钱,罪行会不会就会轻一点,我不需要她(赔钱),就是要判她重刑。”

  保姆辩护律师党琳山

  不为出名,选择退庭,被处罚可能性很大

  庭审结束后,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党琳山,他说,自己并不是为了出名。

  党琳山透露,开庭之前确实有退庭的想法,但是真的要做出来,还是要下很大的决心,因为按照律师管理办法规定,对擅自退庭和恶意炒作案件的,要被司法部门给予停止执业6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处罚,以及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

  党琳山说,他选择退庭,被处罚的可能性很大,“当初有考虑,但是没办法,我没有退路,没有选择的余地,总不能现在又回去吧”。

  党琳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他面临巨大的压力,可以这样说吧,很多人都在盯着他,他已经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选择退庭,对这个案子有影响吗?党琳山觉得退庭,对今后的审判能够起到促进作用。

  在党琳山退庭后,审判长问被告莫焕晶是否需要另行委托辩护人,莫焕晶说“党律师会帮我辩的”,随后,法庭表示将为莫另行委托辩护人,并宣布本案延期开庭。

  党琳山表示,辩护人的辩护权来自于当事人的授权,而不是法院的授权,法院没有权利擅自解除当事人委托的律师,法院也没有权利在当事人有委托律师的情况下,擅自给当事人找律师。莫焕晶在看守所给他写的委托书,“也是一种预先的准备吧,但是要不要拿出来用,当时也不确定”。

  党琳山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自己在上海有案子,今天会在杭州停留一晚,明天一大早准备去上海。

  开庭这几天手机被打爆,为这个案子降身价

  党琳山表示,临近开庭这几天,自己接受了二三十家媒体的采访,手机一直处于“被打爆”的状态。

  党琳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莫焕晶的弟弟一直负责与自己沟通,“我告诉他弟弟,情况非常困难,你们要做好可能被判死刑的心理准备了。”党琳山表示,按照现行法律规定,莫焕晶目前还不能与家人见面,但莫家人拜托自己为莫焕晶带去了一些衣物,“莫家人也托我告诉莫焕晶,让她认真悔罪,多保重。”党琳山说,按照规定,莫焕晶与家人,只能在法院判决生效之后,或死刑执行之前,才能够见面,自从纵火案发生后,莫焕晶已经半年未与家人见面了。

  据早前媒体报道,党琳山与莫焕晶在监狱里一共会见过8次,期间莫焕晶情绪起伏较大,在想起自己儿子时,她流露出些许生的希望;而在想起自己亲手毁掉一家四口的生命时,她又一心求死。

  党琳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是莫焕晶家人主动找到了自己,希望他代理莫焕晶的案件。“是通过别人介绍找来的。”据悉,这也是党琳山第一次接手这样举国关注的大案。“在我看来,莫家人对于莫焕晶的作为,也很痛心,他们觉得很对不起林家。莫家人其实也有基本的正义感和是非观。”

  党琳山透露,莫焕晶一家是土生土长的东莞人,本可以过着优渥的生活,但因为莫焕晶好赌,拖垮了整个家,目前莫的弟弟开着一间小餐馆,“据我了解,他们家也没钱。”党琳山表示,自己甚至自降身价,接下了莫焕晶的案子。

  党琳山律所合伙人

  党性格固执激进

  曾劝党不要提出申请异地管辖

  党琳山告诉红星新闻,自己在广东增城市增泰律师事务所执业。红星新闻了解到,该律所擅长离婚、继承、房产、合同、交通事故、劳动纠纷、股权纠纷等民商事案件。

  今天下午,该律所合伙人徐叔宝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

  徐叔宝反驳了部分律师关于党琳山故意拖延时间的说法。据其回忆,庭审前,党琳山曾多次与律所领导及同事商讨案情。当党琳山提出申请异地管辖的想法后,“我们都劝他,不要采取过激行为。”

  但是,党琳山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徐叔宝告诉红星新闻,“莫焕晶纵火,造成了严重后果,量刑会很重。党琳山的主要想法是,想通过实现异地管辖,尽量减轻被告人的刑罚。”

  徐叔宝直言,在接手杭州纵火案前,党琳山什么案子都做,“但以民事案件为主。在他代理的所有案件中,只有这个案子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红星新闻注意到,今日退庭后,党琳山通过实名认证微博连发两条消息,称将誓死捍卫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徐叔宝告诉红星新闻,退庭的消息传来后,律所已联系党琳山,“告诉他,微博、微信就不要发了,别让事态恶化。同时,也叮嘱他,注意人身安全。毕竟,他那种做法容易激起网友的情绪。”

  在徐叔宝眼中,这位共事已有两三年的同事,性格固执,激进。

  “案子是他接回来的。” 徐叔宝说,我们审查后,感觉没问题,就指派他去做了,“毕竟,被告人在东莞,距离广州增城很近。所以找他也并不奇怪。”公开资料显示,党琳山1978年2月出生,2001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

  徐叔宝说,“他读的军校,又在部队待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对法律方面产生了兴趣,最后通过了司法考试,当了律师。”

  律师圈同行

  不赞成他退庭

  也不认为他是在拖延时间

  党琳山退庭的消息在律师圈中也引发热议。

  北京著名刑事辩护律师金晓光认为,律师退庭应冷静看待,“党律师对管辖权有异议,他退庭放弃辩护权,影响的是被告人的辩护问题,对法庭的影响只是开庭的时间问题。法庭对律师如何处分辩护权的行为应冷眼观看,不应过度干涉。”

  红星新闻注意到,《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明确,“(律师不得)无正当理由,拒不按照人民法院通知出庭参与诉讼,或者违反法庭规则,擅自退庭。”因此,有人认为,党琳山或会受到停止执业等处罚。但金晓光认为,“党律师对管辖有异议,不能完全说或机械地说无正当理由。”

  金晓光告诉红星新闻,他并不认为党琳山退庭是为了拖延时间,“我虽然不赞成退庭,更希望辩护人坚守辩护岗位。但我不认为他是拖延战术,拖延就能改变审判结果吗?”

上一篇:橘洲灯彩嘉年华即将启幕 最大灯组7层楼高|橘洲|嘉年华|沙雕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